时尚

【文贴】 【生化危机事件+奈布玛尔塔】 是一篇

发布时间:2019-11-18 21:35阅读次数:

  玛尔塔·贝塔菲尔,女,二十一岁,美国空军军官训练学校毕业,进修成绩优异,空军预备役司令部现役军人,士官军衔。

  在刚接到放假通知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包括自己。几个月的停训长假,这对刚入伍不足一年的新兵来说,是前所未有的特例。而且,所有的在编部队中,只有空军获准长假。

  更加出人意料的地方在于,包括自己,选择离队度假的人半数不到。虽然一大部分人都是认为在本州转转就好,但也存在着一种说法——这次的长假,是一个测试。

  数月的军旅生活,每一天都很独特,每一天都有新的经历体会。斑斓的记忆层层重叠,覆盖,已经让自己难以看清楚那间门口没铺地毯,窗檐下筑着鸟巢的小公寓——那个从来没机会盛的小盆摆在鞋柜边,一定已经积了不少灰。

  候机大厅里,广播响了起来:“乘坐KY13091次航班前往纽约的旅客请注意,现在开始登机......”

  才刚稍稍抬起头,玛尔塔就看见过道对面的两个双胞胎男孩同时举起手里的旅游宣传手册,挡住他们的脸。

  “飞行员守则第十五条,时刻检查舱内气压指数......”玛尔塔倚着窗户的遮光板,闭上双眼默念。

  以前开飞机的时候没什么感觉,总是全神贯注地驾驶,反复检查注意事项里提到的内容,而现在,玛尔塔简直要无聊死了。

  窗外的白色一大团一大团的,看起来蓬松,丝滑又柔软,起起伏伏,近得伸手就能碰到。或许第一次见到会很惊奇,说不定还会为找到一些独特的形状而开心一整天。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正在下降。请您回原位坐好,先系好安全带,收起小桌板,然后将座椅靠背调整到正常位置……”

  玛尔塔背着双肩背包,走出了检票口。这个背包是她还在读大学时父亲买给她的。上面缝了尼龙材质的环扣式防水布和左右各一块的均压板。它有四个大口袋,玛尔塔却喜欢把东西都塞到底部比较隐秘的夹层里。

  由于这个大小实在是难以与“女性化”这个词搭上边——它的卖相还是黑棕绿三色的迷彩款——玛尔塔背着它,幸而在这样人流密集的地方仅仅是吸引了些许目光。

  迈着轻快的步子,玛尔塔雀跃着朝出口走去。她丝毫没注意到身后,左侧第二排座位上,有一道目光正抱着特别的情感注视她。

  奈布却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他赶紧心虚地挪开视线。他不想被队友知道,他正盯着那个高挑女生的背影看——会被误解的……他心里想,我可不是……

  奈布·萨贝达是名雇佣兵。他是正规军校毕业,却由于战争在他的精神上筑起了高塔,不得不转而从事这样不稳定、危险系数大的工作。

  虽然这两者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但奈布却能轻松无数倍地接受后者——或许,这也要看自己对卖命的对象了解多少吧。

  “没……没看什么。”奈布赶紧回答道,心里又是一阵慌乱。可那个背影是那样的眼熟,使他不知道是自己开始眼花了,还是自己被天使的羽毛砸中了。尽管他每次祈祷都是先找胸前当做吊坠的弹壳。

  他掀开手腕上的衣袖,看了看表后回答奈布:“预定时间是在四分钟后。图坦卡蒙认为实际情况是不到一分钟就会有人来接我们。”

  呵,呵呵呵…天啊能不能不要让我和这个保鲜罐头在一组我可以去后勤天天整理发配器材甚至是记账我也干了让他滚蛋好吗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真的是她吗?她好像涂了口红?不可能吧……但那个背包也实在是太眼熟了吧?除了她,还有哪个女生会背那种黑不溜秋的巨大背包像个男人似的……

  一句细若游丝的乞怜传入玛尔塔的耳朵,她低头一看,才发现地上坐着一个讨饭的老头,褴褛的衣衫,干枯黑瘦的双手,瘦削的面颊……与印象中形形色色的乞讨者无异。

  任何人都是这样啊,无论地位的高低,无论有能力与否,他们都每天反反复复重复着那些事,那些字眼,说着同样的话。不论那些话能不能起到作用,他们依旧是麻木不仁地重复地说。她想着,正如简单的齿轮……

  “玛尔塔啊,你说,生而为人,为什么要重复同样的事情?这不是很没有意义吗?我啊,想追求最最独特的生活,要活的和别人不一样!”那个人,在幼稚的年华里,曾经说过的这些话,又一次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十八岁那年,她高中毕业的假期。母亲早已为她计划好了人生:要做一个出色的女主人,学会打理一切家务,安排好家庭的账单并管理仆人做工……而这,正是她难以接受的。

  她并不情愿听母亲的唠叨,为了不呆在家里,她去了一家餐馆当临时工。每日都端着盘子,走来走去,听着别人的使唤,招呼。她像个不停旋转的陀螺,又好比是枚棋子。在那人来人往,嘈杂得让人作呕的世界,她看清了未来。

  玛尔塔咬上了下唇。明明那么久没见了,他的脸依旧是如此清晰,勾起了某些封藏多年的情愫。她越是想摆脱,他的脸就越是清晰。那双湖蓝的眼眸,深似死海湖泊的咸水,密度极大,深不见底...密得容不下一粒沙子,深得她心里一阵刺痛。

  “有人袭击!”混乱中,不知谁大喊一声,声音却又很快被嘈杂的人群吞噬。玛尔塔怔在原地,她怎么也没想到度假的第一天就遭遇混乱。

  奈布又看了看这黑人,一把接过箱子,将帽檐压到最低,临走时快速说了一句:“你要是死了,克拉克不会饶过我的。”

  他正想着,刚到门口,那个熟悉的身影又一次出现,让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目光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在茫茫人海中,他们相隔了十几米,可在奈布的眼里,她是如此的醒目,耀眼。

  真是祸不单行……奈布的胸口就像被塞入了一团雨云,阴郁的感觉充斥全身,电闪雷鸣的刺痛让他睁不开眼。

  此时,一只外貌酷似猫头鹰,体积稍大,长有金色尾羽的鸟儿灵活地扑腾了几下翅膀,落在机场顶部的蓝色玻璃挡板上。

  玛尔塔在西面的出口,我现在从南面的检票入口出去...不对,那块巧克力还在候机大厅的东侧,万一枪声是从登机口的方向……

  数不清的小石子与瓦砾残渣蹦跳着飞溅到人们脸上,金属碎片用尖锐的棱角划擦着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一阵阵刺耳的尖叫与哭声此起彼伏,滚滚浓烟在视野的尽头,大厅并不算太远的另一端翻腾着扩散开,染黑玻璃,染黑墙壁……场面更加混乱了。

  奈布吃了一惊。克拉克分配给这次的任务三个小组,他和图坦卡蒙是负责货物交接,另外两个小组则是安保工作......如果图坦卡蒙已经遇敌,说明登机口被突破了。

  图坦卡蒙背靠大厅的承力柱,柱旁是三架侧翻叠合的连排座椅。他环顾厅内,眼下已经找不到更好的掩体了。

  对方把守着登机口,那里狭长的走廊难以规避射击...要不是自己没有带机枪在身上,那群人根本不敢这样僵持下去。

  如果这一根再断了,大厅的东侧会完全倒塌,登机口必定受到多少牵连,他们全都会被活埋在废墟里。正是掐准了这点,双方接下来都没什么动作。

  “贝塔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在机场外,开始请求支援……不排除机场被完全包围的可能性,再过一会纽约警方也该到了。”

  “他们被堵在登机口的走廊里,肯定在准备撤退...如果这根大宝贝儿也断了,他们肯定追不上奈布。”

  玛尔塔认真地看着面前这个人的脸,她一开始还不敢相信。惊愕地发现,这张脸,正和脑海里一直映着的那张脸一模一样。还是他,一点都没变。棱角分明的脸阔,深邃如流的眼瞳……她的大脑如一阵惊雷闪过,顿时一片空白。

编辑:admin
返回
上一篇:全球最权威的时尚媒体WWD:天猫成国际美妆品牌
下一篇:『恋与』段子和短篇小说【